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廣州文藝》2020年第8期|吳向東:蔥嶺戰事

來源:《廣州文藝》2020年第8期 | 吳向東  2020年08月11日00:12

“我直起身,凝視著西邊的巴霍山。此刻一輪殘陽正將巴霍山染成了紅色。我好像看到,無數個倒下的人影正在黃昏的薄霧中站立起來?!?/p>

1

一九五零年。

原本六月進行的昌都戰役被頻頻延遲。到了七月下旬,關于戰役何時展開依然沒有一點消息。連里的老兵們倒是坦然,可那些渴望立功的新兵就有了些許騷動和猜測。

八月初的一個早上,瀘水河谷下起了冰雹。冰雹后,跟著是大雨磅礴。就在這時,團警衛員騎馬匆匆來到連部,說團長讓我去一趟。這種越級的通知,讓戰士們聞到了硝煙的味道。沒出他們所料,中午回到連隊,戰士們發現我身后多了一個背著電臺的團部報務員。

此去團部我才知道,戰役延遲是因為運糧通道尚未打通。前幾日康藏公路通了,可也只能到達蔥嶺以東,剩下的就得靠牦牛馬車馱運了。

團長和我說完了糧食,就用力扯下黑色的左眼罩。團長一摘眼罩,我就樂了。團長的左眼球在長征時中彈后被剜掉的,深陷的眼眶甚是嚇人。平時照顧大家觀感,他還能勉強戴上,可一旦大戰來臨,他就顧不得那多了。

團長指著地圖瀘水河西的位置說,這片群山屬于蔥嶺,河邊有個叫巴洛卡的村子,村子上游不遠處有一座鐵索橋。你們的任務就是迅速出發,守住這座橋。

特務連可是團里的一把牛刀,那守橋可是殺雞的活。

團長沒理會我的嘀咕,哼了一聲,繼續說,昨晚師部打來電話,說在蔥嶺附近發現了國民黨五兵團少量潰兵。蔥嶺是這一帶的制高點。他們將來一定會發現沿瀘水而行的運糧隊伍。而蔥嶺到巴洛卡只需兩天的路程。這一帶是藏區,民風彪悍,但大多貧困,無糧可搶。這幫人肯定會沖下山,從鐵索橋過江,偷襲我們運糧隊伍。

把橋炸了不就得了。我脫口說。

炸……炸……就知道炸。你想炸誰家的橋?五星紅旗都在天安門升起了。團長說罷,回頭瞥了我一眼,繼續說:嗯……守橋是一定的,這不能含糊,那是師部的命令。嘿……嘿……可我的意思嘛,還是摟草打兔子兩不誤,用一個排守橋,其余的上蔥嶺。你就感謝老子吧,今后能打的仗可不多了。

團長說著,左眼窩忽然抽搐了幾下,他不由得用手捂住了眼窩。過了會,他鐵青著臉說,這眼窩該是想眼珠了,告訴戰士們,老子的眼珠就是在蔥嶺搞沒了。鄂豫皖紅軍幾過雪山草地,真是遭死罪了……

2

從團部回來的當晚,我就帶領全連戰士,分乘幾條羊皮筏悄悄過了瀘水,消失在崇山峻嶺的夜幕中。按團部的計劃,部隊先快速抵達巴洛卡村,然后以此為據點,擇機而行。選擇巴洛卡村,除了村子腳下有那座鐵索橋,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團長熟悉巴洛卡的地形,當年他曾在村后一個山洞里養過傷。

即使是在八月,西康的夜晚也相當寒冷。部隊時而沿著瀘水河岸,時而離開河岸翻山越嶺,在亂石和泥濘中走了六天,終于在薄暮之時抵達了巴洛卡。

此刻該是炊煙升燃之時,可遠遠望去,巴洛卡村一片死寂。村口除了有幾只瘦狗晃悠,全不見人影。隊伍在村里以排為單位按地形散開。我帶著幾個戰士走了幾戶人家,除了一家門里傳來幾聲狗叫,其余全無聲息,連村后山坡的寺廟也是大門緊閉。

天色已暗,幾天的行軍,戰士們已經極度疲憊。我命令戰士們立刻開飯,然后就地找屋檐墻根休息。

通訊員諳熟我的習慣。我的一張烙餅還沒吃完,就已經和報務員在一塊空地處,搭好帳篷,架起了天線。我向團部報告了我的位置。團部很快復電,說蔥嶺的敵人有向巴洛卡村移動的跡象。在他們附近,還有一股從成都潰逃的保密局人員,也在向他們靠攏。運糧隊已從雅安出發,叮囑我們加強戒備,尋找戰機,盡早除患。

那一晚,星月全無,天空像墨汁一樣黑。黑暗里,流動著一種讓人難以入眠的安靜。說是沒多少仗可打,可成都都解放了,這幫殘余依然不投降,可見是一幫死硬分子。

天麻麻亮時,我才迷迷糊糊睡著??蓻]一會,我被通訊員叫醒,說負責警衛的戰士報告,在村口抓到了一個可疑的男人。我問哪點可疑。通訊員說,此人一大早就站在村后的山坡處,看我們帳篷外的天線。關鍵是,幾個戰士都看到,這個男人從我們進入蔥嶺區域不久,就在我們隊伍附近時隱時現。我問,他是藏族嗎?通訊員說,應該是,他穿的藏族衣服。

也許他就是想弄點吃的。我邊說,邊往外走:這一大早,你們就在帳篷里弄吃的,他可能聞到了香味。通訊員說,也許吧,那么一個大男人,我看到他偷偷背過身,抹過眼淚呢。

我隨通訊員來到村口。果然見幾個戰士端槍圍著一個蹲在地上的男人。我過去,讓他們散開。男人一下子筆直站了起來。

盡管已是八月天,男人還是戴著氈制喇叭形前舌帽。帽子用料比較考究,可顯然大小有些不合適。男人的上身倒是普通,著一件棉制的圓領寬袖斜襟長袍,下身是一條黑色的長褲,插入氆氌縫制的長筒靴里。

男人估摸不到四十歲。臉頰削長黝黑,顴骨處留著烈日的灼痕,透著一股英氣??僧斔抗夂臀蚁鄬r,卻露出幾分羞赧。我對通訊員說,給他點干糧。通訊員叫了他一聲老鄉,然后從兜里拿出一張烙餅給他。

男人忙從腰間掛的一個布袋里掏出一團糌粑,示意他有吃的??婶佤卧谑掷锿A艘粫?,他又塞回布袋里,從通訊員手里拿過餅,塞到嘴里細細咀嚼起來。

通訊員說,看來他不是太餓。我說,他也許就是巴洛卡的村民,帶他來連部吧,我正好了解下情況。

回到帳篷沒多久,男人也進來了。他臉上油污少了許多,看得出剛洗過臉。我讓他坐在行軍床上,他不坐,卻發現了床頭的地圖,眼睛盯著地圖不放。我忙給通訊員使了個眼色,通訊員心領神會,迅速上前取下地圖。男人的臉一下子紅了,站在那有點手足無措。

我給男人遞上一杯熱水,隨口問他叫什么名字。話一出口,這才想起,康巴人大都聽不懂漢語。我想讓通訊員找二排長王大海來,王大海是雅安籍戰士,懂一些藏語。沒料男人接過杯子,一個字,一個字地說:我叫熱尼嘎瑪。我詫異地追問了句,你在說什么?男人又重復說了句:我名字叫熱尼嘎瑪。

你會說漢語?

男人看上去有點得意。他把手中杯里的水咕咚一下喝完,放下杯說:你們是當年的紅軍,紅軍回來了。

通訊員湊到我耳邊道:連長,能出去一下嗎?我有話對你說。

我隨通訊員走到帳篷外,通訊員說,連長,這人有點可疑??蛋腿司褪菚v漢語,也是接近四川話,可這個人講的話,南腔北調,肯定不是四川話。

通訊員的擔心沒錯。我跟隨部隊走南闖北這多年,也算是見識了各種方言。這個男人的話,雖說有幾分熟悉,但卻很難說是哪的方言。

我和通訊員又回到了帳篷。通訊員是用一只手捂住腰間的勃朗寧槍走進來的。我的目光也少了些許熱情。我用一種近乎審問的口氣問他:

說說,我們哪里像紅軍?

這個叫熱尼嘎瑪的男人眼睛雖然看著我,目光卻不斷向通訊員方向閃移。他說,山里的夜晚很冷,可你們不進民房,卻是露營。

我聽罷笑笑說,不錯,看來你和紅軍曾有交情。我聽說藏民一般不抽煙??赡阊锊逯@桿煙槍不錯。煙嘴和煙鍋都是銀的吧,煙桿也是稀罕的烏木。

熱尼嘎瑪嘴角翹了翹,說,也有抽的,只是不能在廟里抽。連長,時間不多了,把地圖再掛上吧,國民黨部隊離這可不遠了。

有多遠?我看著熱尼嘎瑪。

兩天的路程。熱尼嘎瑪說。

我抱著雙臂,暗忖了會,對通訊員說,照他的意思做,掛上地圖,看他究竟想說什么。

通訊員把地圖掛好。熱尼嘎瑪起身走到地圖前,朝地圖看了會,從腰帶里抽出那桿煙槍。他用煙鍋指著地圖上的一個位置說,這是牦牛谷,我家就在牦牛村。

熱尼嘎瑪說完,回頭看了我,見我面無表情,就用煙鍋指向另一處說,一周前,有一股國民黨部隊穿過牦牛谷,估計今天抵達了這個位置:扎西村。

我走近地圖,瞅了瞅扎西村的位置。

昨晚我爬上村后的巴霍山頂,看到扎西方向有手電光在晃動,肯定是他們,我們康巴人是不用這東西的。

我依舊沉默不語,盯著熱尼嘎瑪。

我曉得你們來巴洛卡的意思,你們是想守住瀘水河邊的那座橋??伤麄冎灰驏|翻過兩座山,就到達背后的巴霍山了。他們衣服是爛點,有的還打赤腳,可裝備精良。

熱尼嘎瑪的話越說越順溜,語氣也像是換了個人??晌覅s愈發覺得不對勁。他竟然窺視我們來巴洛卡的目的。他不像是康巴人。他說話的口音,聽得出在刻意掩飾什么,可尾音卻越來越讓我覺得熟識。

我瞅了通訊員一眼。他和我的感覺該是差不多。他捂著勃朗寧槍的手隨時準備拔槍。

我用嚴厲地口吻對熱尼嘎瑪說:

從我們進入蔥嶺,你就尾隨我們左右,現在又妄猜我們駐扎的目的,就沖這一點,我可以立刻把你抓起來。

熱尼嘎瑪離開地圖,在行軍床上坐下,吁了口氣:我也是受人所托,我把自家的牦牛都扔到山上了。

熱尼嘎瑪說完,把手伸到懷里摳索。通訊員上前按住他的手。我呵斥了通訊員一聲。我想,此人要真想掏槍,在村口就掏了。放槍后,他還有逃生的可能。

通訊員悻悻向一旁挪了兩步,卻貼在熱尼嘎瑪身邊。熱尼嘎瑪的手還插在懷里。他側臉瞥了通訊員一眼,繼續緩緩從懷里抽出胳膊。當他的手離開斜襟時,手里握著的,卻是一把黝黑錚亮的駁盒槍。

通訊員大喊一聲不好,轉身撲向了熱尼嘎瑪,按住了他持槍的胳膊。我也快步上前,用力一磕他的手腕?!鞍舌币宦?,槍落在了地面。

熱尼嘎瑪沒有反抗,他任通訊員壓在身上,呵呵笑著。他的氈帽歪到了一邊,露出左額頭一道深深的疤痕。通訊員欲反剪他的胳膊,他嘴里開始咕嚕咕嚕不停喊著。

我壓低聲問,你嚷什么?熱尼嘎瑪勾起頭,哦……我一疼就喊康巴話了。我說我是康巴人,那槍里沒子彈。

我拉開盒子槍的彈匣,彈匣是空的,卻是一塵不染。我看了看這把槍。槍身雖有許多磕碰的痕跡,手柄也有處凹陷了下去,可看得出保管得很好。此刻我才認出,這是一把M1932毛瑟7.63mm自動手槍,也就是戰士們常說的20響盒子炮。它的威力不亞于我們特務連現在配備的勃朗寧9mm的半自動手槍。聽團長說,當年強渡烏江的勇士們是人手一把20響盒子炮。

我命令通訊員放開熱尼嘎瑪。通訊員還有些不放心,起身從腰間拔出了槍,拉開了槍栓。

熱尼嘎瑪坐了起來,朝通訊員詭譎地笑了笑,手又伸到懷里摳索。

你又想掏啥?通訊員說罷,舉起勃朗寧,用黑洞洞的槍口對著熱尼嘎瑪。熱尼嘎瑪一撇嘴,望了望幾乎抵在額頭的槍口,兩側腮幫的肌肉抖動了下。

我對通訊員說,你把槍放下。通訊員依然舉著槍,只是稍垂下了槍口。

熱尼嘎瑪緩緩卻堅決地推開通訊員的槍口,然后從懷里掏出了一頂帽子。那是灰色的八角帽子。帽子上有幾個破洞,可帽檐上方那顆五角星依然清晰可見。帽子還兜著六粒金燦燦的子彈。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這可能是失散的紅軍。我渾身潮熱,百感交集地看著熱尼嘎瑪說,你是在蔥嶺失散的紅軍?

熱尼嘎瑪滿臉通紅,額頭的那道傷疤呈現出一種駭人的紫色。他的目光越過我的頭頂,不知停留在何處,嘴里長嘆了一聲說,我哪有本事當紅軍。我就是個康巴牧民。

熱尼嘎瑪的話,讓我正欲沸騰的血一下涼了。我有點沮喪地說,那這把槍和八角帽是怎么回事?

唉……這事一兩句話真說不清楚。我能抽袋煙嗎?

可以,抽吧。

那本書底下壓著盒駱駝牌香煙,能給我抽一支嗎?熱尼嘎瑪沖發報機那邊努了努嘴。

什么?你說什么?

我起身走到發報機旁,果然看到報務員密碼本下露出一個煙盒角,我抽出一看,果然是盒駱駝牌香煙。我命令通訊員立刻叫報務員進來,問他怎么回事?

報務員才到連里,沒見過我發怒的樣子,嚇壞了,哭喪著臉說,煙是他出發前電訊班同學給的。同學在西南戰役立了功,首長一高興就獎勵了他一盒煙。同學為了顯擺自己立功了,就把煙送給他,他不好拒絕。昨天太累,也是好奇,去溝里方便時,就抽了一支。

報務員話說一半,我就沒在意他說什么了。

我一邊把那盒煙慢慢揣進口袋,一邊打量著這個熱尼嘎瑪。

你別見怪,打獵的人,都這樣。熱尼嘎瑪獨自笑笑說,狼就是在林子里留下一粒屎蛋,也逃不過我的眼睛。

熱尼嘎瑪見我把煙揣進了口袋,便放棄了抽煙的想法,又起身回到地圖前,煙鍋指著地圖上的另一處說:

這里是蔥嶺的巴霍。過了巴霍就是若爾蓋草地了。一九三六年,紅軍在這里和國民黨追兵發生了一場激戰。炸豆子般的槍聲響了幾天幾夜。戰后好多年,我們都不敢去那邊放牧采藥。幾百只禿鷲在山頭轉了一年都不肯離開。

我知道熱尼嘎瑪說的這場戰斗。這是一場犧牲局部的阻擊戰。團長的左眼,就是在這次戰斗中弄沒了。

有天早上,阿爸去牦牛谷山上打獵。熱尼嘎瑪又坐回床上繼續說,剛進林子,就見地上躺著一個全身是血的紅軍。他的身體滾燙,像棉花一樣軟,可手里還緊緊握著這把盒子炮。

熱尼嘎瑪伸手向我要盒子炮。我想了想,還是遞給了他。他用袖子擦拭了下槍管,左右翻轉下看了看槍身,又用嘴吹了吹槍口,雙手捧著遞還給我:

他傷得很重?;杷巳觳琶銖姳犙?。阿爸說,我懂藏藥,一年內可以治好你的傷。他在迷迷糊糊中說,我是紅軍,身無分文,我只能傷好后,替你干一年活。一年后,他的傷果真好了。阿爸說你可以走了。沒料他說,我說過要干一年活,紅軍說話是算數的。

我從兜里掏出那盒駱駝牌香煙,遞給熱尼嘎瑪。熱尼嘎瑪咧嘴樂了,他抽出一支煙,把煙放到鼻子底下,聞了聞,又小心翼翼把煙插了回去:

當年,他身上除了這把盒子炮,兜里還有盒駱駝牌香煙,煙盒里只剩兩支煙了。他傷稍微好點,就和我一人一支,把它抽了。那個滋味真好。唉……說實話,后面的事我不太想說,因為結局并不好。

這個你必須說。我命令道。

嗯……我知道,這個問題繞不開。熱尼嘎瑪用一只手扶了扶盤在頭頂,編著紅絲線的辮子。我這才發現,他的發根處已經花白。

一年后,他對阿爸說,他要走了。阿爸說,你早該走的,現在走就晚了。他紅著臉說,我是該早走的。

那天他才知道,我妹妹達娃肚里有了他的孩子。你們也許不知道,我妹妹很漂亮,康巴女人都很漂亮。熱尼嘎瑪說罷,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低頭轉了轉手中的煙盒,繼續說:

他和阿爸聊完后,就爬上牦牛谷的山頭,朝蔥嶺巴霍的方向看了一天,直到夜里山谷響起了狼的叫聲,才被達娃拉下山。下山后他就決定留下。唉……現在看來,這個決定,對于他,對于我們全家都是個大錯。

是被國民黨發現了?通訊員問。

那些事好辦。老鄉們都知道他是紅軍,只要國民黨來,村里就有人報信。按喇嘛的說法,是他心不空。他娶了我妹妹,每天放牧劈柴采藥一樣不少??伤鸵郧安灰粯恿?。他眼里沒了神采,也很少說話,他不敢再爬上山頭,去看一眼巴霍的落日。孩子出生后,情況好了些??捎幸惶?,一個同村人從巴霍回來,說在巴霍那邊一個山洞里,發現了被槍殺的紅軍遺骸,他又不好了,身體越來越差。

嗯……有天晚上,他把我叫到屋子里,當時達娃也在。他說,他也許活不長了。說完,他就從箱子里拿出八角帽和這把盒子槍交給我,說紅軍肯定會回來的。你見到他們時,把槍交給他們。

那晚,他還和我聊起了生死。他問我,你真信這世上有輪回?我說,當然信,我們康巴人這輩子活著,就是為了變為另外一個更好的人。他說,是呵,要真能變成另外一個人就好了。那晚我們幾乎聊到天亮,分手時,他告訴我,他的名字叫周顯德,老家是湖北麻城周家大灣。

他現在在哪?我大聲問。

不知道。熱尼嘎瑪搖搖頭說:天亮不久,他和我妹妹就不見了,他們竟然扔下了孩子。有村民見到他們,天剛麻麻亮,兩人就翻過山,朝巴霍方向去了。

3

發給團長的電報,在十分鐘內就得到回電。電文如下:

周顯德:原鄂豫皖紅軍三縱隊獨立團偵查連連長。黃麻起義赤衛隊員,我革命的帶路人。望在藏族同胞協助下盡快主動殲敵,不許喊繳槍不殺,切盼確定周顯德下落。

團長 周望紅

接到電報,我立刻向熱尼嘎瑪口述了電報的內容。熱尼嘎瑪聽完電報,身體一凜,嗯……這個團長叫周望紅?名字好熟,好像他說起過。我說,是啊,他們是同村的,看得出,團長在電報里很激動。

嗯……到底是麻城出來的團長。熱尼嘎瑪說罷,低頭尋思了會,繼續喃喃道,是啊,蔥嶺這地,繳槍也要殺。我忙說,我知道團長脾氣,他也就是嘴巴一說。通訊員,此話到此為止。通訊員在一旁笑笑說:明白。

熱尼嘎瑪,團長的意思你都知道了,說說你了解的情況。

熱尼嘎瑪聽罷我的話,來了勁頭。他把那頂氈帽往頭上一扣,跨步走到地圖前,用煙鍋在地圖上指指點點,侃侃而談起來。

讓我詫異的是,我是讓他說情況,沒料他卻噼里啪啦同我講起了作戰方案。他對行軍路線早已胸有成竹。沿途的每一道梁,每一條河,每一面崖都在他心中。尤其是熟稔扎西村的環境。進攻地點和時機,攻擊角度和火力分配,都安排得極為妥當。尤其令我吃驚的是,他能把實際方位和地圖上標志準確聯系起來,這對一個沒受過專門的訓練的人,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我還發現,在他剛剛的敘述中,已經不是尾音像麻城話了,從講話的氣勢和腔調上,已經很接近團長的口音了。我做團長警衛員多年。團長的話土得掉渣,別說他是一個康巴人,就是隔著一條河的村民,都難懂團長說的話,更別提說了。

想到此,我周身的血又沸騰起來。我用難以掩飾的期許目光看著他。我甚至有了擁抱他的沖動。熱尼嘎瑪也在注視著我??晌覜]從熱尼嘎瑪的目光里,讀出一絲的激動。他的目光甚至還有剎那的躲閃。這種瞬間的躲閃,如同一盆冷水,讓我一下子清醒了。

湖南,湖北,在國共兩邊出了多少士兵和將領。解放戰爭戰場上,黃埔的上下鋪兄弟,同村的姑表親戚,捉對廝殺的場面屢見不鮮。我目前所知的一切僅僅是口述,那一把槍和一頂帽也不能作為確鑿的證明。

蔥嶺這一帶畢竟還沒有建立政權,成都不久前還是保密局的老巢。他們肯定知曉進攻昌都的主力團是我們A團。而A團的團長周望紅也是赫赫有名的戰將,摸清團長的背景和情況并非難事。

我按捺住情緒,對熱尼嘎瑪說,你說得很好,容我考慮下。讓通訊員帶你去二排轉轉,那是我們的主力排,排長是王大海,他會康巴話,你也可以和他聊聊。等我考慮好了,再決定下一步行動。

通訊員明白我的意思,上前對熱尼嘎瑪說,連長的話你聽到了吧,我帶你去二排。熱尼嘎瑪張嘴想再說點什么,可又把話咽了下去,悻悻隨通訊員走了。

通訊員送完熱尼嘎瑪很快回來。我問,他怎么樣?通訊員說,一路沉默。我說,你什么感覺?通訊員說,的確有點讓人捉摸不透。他好像是在和你說話,可同時你又覺得他說話的對象不只是你。他肯定不是康巴人,又不認可是周顯德,那他會是誰?

我拍了拍通訊員的肩膀說,行,去叫報務員發報吧,就說這個熱尼嘎瑪確是團長的麻城口音,額頭有一條兩寸長的傷疤。傷疤的左側直抵左眼框,穿眉而過。

……

團部很快回電。電文如下:

聞電所述,團長頗為激動。但團長印象中,周顯德額頭沒有疤痕。也沒有其他顯著特征。不排除疤痕是后來所致。周顯德乃紅軍神槍手,擊發節奏及動作和團長一樣。運糧隊已過大渡河。望抓緊殲敵,死守鐵索橋,確保運糧隊的安全。

4

團部這份電報,沒有像往常那樣署團長的名。雖說周顯德額頭沒有疤痕,可躍出紙面的滿是團長期盼和焦灼的樣子。運糧隊已過大渡河,情況緊迫,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

其實,熱尼嘎瑪是不是周顯德不重要,但一定要是自己人。倘若不是,那敵人已經在扎西村設下了埋伏??扇绻恢鲃映鰮?,待敵人爬上山頂,困獸般從高往下沖,我們付出的犧牲肯定不小。新中國剛剛建立,每一位倒下的士兵,都會給活著的戰友留下無盡的遺憾。

我的臉出現了灼熱感。我抬頭一看,一縷正午的陽光穿過了帳篷頂的縫隙。帳篷外除了有風悄然吹過,一切是那么安靜。巴洛卡的村民依舊還沒有回來,看樣子國民黨部隊經常來此作惡,對此處的地形并不陌生。

我終于起身,拿起那把20響盒子炮,又從那頂軍帽里拾起六粒子彈,拉出彈匣,把子彈壓進去,然后拎著槍就走出了帳篷。

我拎槍出現,讓帳篷外的戰士有點詫異。我沖二排方向高喊了一聲,王大海,把那位藏族兄弟帶來。

很快,熱尼嘎瑪隨王大海走來。他看了看我手中的槍,神態近乎冷漠。我說,兄弟,我們去村后那邊林子單獨聊聊。熱尼嘎瑪嘴角動了動,沒出聲,轉身徑直朝村后走去。我低聲問王大海,他藏語怎么樣?王大海說,地道的康巴方言,比漢語說得還地道。

我拎槍仰天長嘆了一聲,就朝熱尼嘎瑪的方向走去。

我和熱尼嘎瑪走進了一片原始森林。森林里很陰濕,爬滿樹枝的松蘿像蜘蛛網般四處垂掛,空氣中浮著樹木腐爛的味道。除了腳下沙沙的枯葉發出的聲響,耳邊一片寂然。

前方有塊從山上滾落的巨石。我知道離山洞不遠了。熱尼嘎瑪在石頭前忽然停住腳步,背對著我說:看樣子你真是不信任我。

我說,你該理解。如果你是我,會怎么做?

熱尼嘎瑪轉過身:

也會像你一樣。的確,光靠周顯德是我妹夫這一點,是不夠的。也許在你們眼里,他還是個掉隊的逃兵。

熱尼嘎瑪,不管你嘴里的周顯德是否存在,我心目中的周顯德可不是逃兵。誰都明白,受重傷后主動離開部隊,會是九死一生。沒有這無數的九死一生,紅軍也許到不了陜北。

嗯……連長是個公道的人。不過眼下別說我是熱尼嘎瑪,我就是把周顯德拉到你面前,你也是七分相信,三分懷疑。你別這樣看我。我再說一件事。三天前的夜晚,你們過桑巴河吊橋。當時我就在對岸。按規矩,部隊上橋前,應該先派一個班過橋守住對岸,可你們毫無戒備,就匆匆全部上了橋。如果我是敵人,早就砍斷了吊橋的繩索。

唉……你們雖說行動不合規矩,可我看了高興。我知道紅軍強大了,有了王者之氣,不像當年,走哪都像受驚的狼,懷疑這,警惕那,甚至誤殺了自己的戰友。你說吧,你拎著這把盒子炮,帶我來這想干嗎。剛剛你在我身后,悄悄打開了保險。你別以為我沒有聽到。你是個老兵,打開保險栓不該有那么大動靜,你是故意讓我聽到,在試探我……

我抬起那把20響盒子炮,直抵熱尼嘎瑪的眉心。他沒有反抗,身子前傾,用額頭死死抵住著我的槍口。

我呵呵笑了笑,用手一磕槍把,把彈匣彈了出來。我舉起彈匣,朝熱尼嘎瑪晃了晃說,這里面有六顆子彈。我們拐過這個石頭不遠,該有個山洞。你站在洞里放第一槍,把洞中的蝙蝠驚飛,剩下的,必須有五只蝙蝠被擊中。你放心,山洞里的槍聲傳不遠。如果我腳下有五只蝙蝠,我就命令你,帶領兩個排,立刻出發,去消滅扎西村國民黨潰兵。

熱尼嘎瑪聽完,二話沒說,轉身就走??礃幼铀缊F長養傷的那個山洞。

拐過那塊巨石,果然前面出現一個巨大的山洞。洞口冒著有硫黃味的熱氣,還有嘩嘩的流水聲。熱尼嘎瑪轉身對我說,你站在洞口看著就行,你在里面會影響蝙蝠飛行線路。熱尼嘎瑪說完,接過我遞給他的盒子槍和彈匣,“啪”的一聲,把彈匣裝上,然后拎槍就朝洞里走去。走到差不多深的時候,他停下腳步,抬頭望了望四周,舉手向洞內擊發了一槍。沒一會,一群蝙蝠黑壓壓向他沖了過來。只見他一個前滾翻,躺在濕漉漉的地上,半勾著身體,仰面揮槍。五粒子彈有節奏地“砰砰砰……”打了出去。五只恰好飛到洞口的蝙蝠,落在了我周圍。

5

當天傍晚,熱尼嘎瑪領著二排三排戰士向扎西方向出發了。我帶著一排堅守巴洛卡村,等待他們的消息。

出發前,我叮囑王大海,他回不來,你就別回來。王大海問我,這是什么意思,是保護還是監視?我說,你自己去領悟。王大海說,他帶了武器嗎?我說帶了,20響盒子炮,滿彈匣。王大海說,這就有難度了。我說,沒難度的事會交給你?記住,團長說了,能打的仗可不多了。

第三天拂曉,從西北面的扎西村方向隱約傳來了槍聲。聽得出,率先打破平靜的是20響盒子炮,緊接著,各種激烈的槍聲在耳邊響起。午后,槍聲漸漸稀落,遠近的山谷最終又恢復了它往日的平靜。

沒過幾天,二排和三排戰士滿載戰利品,回到了巴洛卡村??墒顷犖槔餂]有熱尼嘎瑪的身影。我抓住王大海的脖領,問熱尼嘎瑪在哪?王大海委屈地說,我用腦袋擔保,他活著,肯定沒死。戰斗結束后,我們都在打掃戰場,他卻趴在地上低聲抽泣。戰士們以為他受傷了,把他放上擔架,他卻骨碌滾下,罵罵咧咧,說戰士多管閑事。大家瞅著奇怪,便不再理他,沒想他轉眼就不見了。王大海說罷,從腰間抽出那把盒子炮說:

這人,行動詭譎,不知道什么時候,把這槍塞到我腰里了。他有點邪,出槍又快又狠,迎著子彈上,子彈卻擊不中他。我沒忘記你下的命令,可這人我真沒法攔住。

我問,那頂帽子他帶走了?王大海說,反正沒給我。我看他開槍前,一本正經地把那頂帽子戴上,動作標準,還真是那么回事。連長,他究竟是誰?

6

運糧的牦牛和馬車沿著瀘水河對岸的山路,源源不斷向昌都方向而去。十月,昌都戰役勝利結束。我們連也準備回撤雅安。就在啟程前,團長親自發來電報。命令我暫時不要隨部隊回雅安,帶一個班,去牦牛谷,尋找熱尼嘎瑪。

十月下旬的西康杏葉已金黃,遠近的山巒已經開始炫耀它們雪白的身軀??僧斘覀儊淼疥笈9葧r,這里卻漫山遍野盛開著格桑。山谷的東面有幾座碉樓,碉樓的頂上飄著五彩的經幡。我想那就該是牦牛村了。

山坡上,有幾個年輕姑娘在放羊。姑娘們見我們路過,沒有害怕,一邊大聲喊著“熱尼嘎瑪”,一邊沖我們招手。見此情景,我竟有點不好意思。我想起熱尼嘎瑪說過,康巴女人都很漂亮的話。我問身邊的通訊員,她們招手是啥意思?通訊員朝我笑笑,你覺得她們會是啥意思?

走到村口,我攔住一個趕著牦牛的老人,說了句“扎西德勒”。他沖我笑笑,說他會說一點漢話。聽了老人的漢話,我心里暗喜。他的漢話里,也有少許麻城口音。我知道離周顯德的家不遠了。我對找到周顯德不抱多大希望,在熱尼嘎瑪講的故事里,已經暗示了周顯德的歸宿。當然,我還是希望那僅僅是個故事。

我對老人說,我是在找一個叫熱尼嘎瑪的人。老人朝我憨厚地笑笑說,你找哪個熱尼嘎瑪,這方圓幾十里,有十幾個娃兒都叫熱尼嘎瑪呢。

我知道,藏族是不講姓氏的,起名時可以海闊天空,恣意揮毫。這個熱尼嘎瑪肯定是非常吉祥的意思。我對老人說,我不是找娃,是找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熱尼嘎瑪。老人聽罷,呵呵笑笑道,我就知道是找他??上О?,一個多月前,他帶著女人達娃走了。唉……這個熱尼嘎瑪啊,這么久了,還是放不下。哦……你看,那就是他的娃兒,朝這邊跑過來了。

我順著老人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從山坡上向我們跑來。孩子跑到我們跟前,已是氣喘吁吁,黑紅的臉蛋上濕漉漉的,看樣子他已經跑了很遠的距離。

我附下身子問他,你知道你阿爸和阿媽去哪了嗎?男孩用手指了指遠處的群山說,他們翻巴霍山走了,說是要去很遠的地方。孩子的漢語依舊是麻城腔,但已經有濃濃的康巴味道了。到底是十歲左右的孩子,對于爸媽的遠去,不但沒怪怨,還帶著幾分喜悅甚至憧憬??晌覅s不由得傷感起來。

我直起身,凝視著西邊的巴霍山。此刻一輪殘陽正將巴霍山染成了紅色。我好像看到,無數個倒下的人影正在黃昏的薄霧中站立起來。就在這時,我聽到空氣中響起一個稚嫩的聲音:

我就是熱尼嘎瑪,熱尼嘎瑪是五角星的意思。

后記

一九六零年和一九八零年,我的老團長周望紅,兩次深入川西和湖北麻城地區尋找周顯德的下落,卻始終不見周顯德和達娃的蹤跡。

一九九零年,老團長在彌留之際,依舊不停喚著周顯德的名字。我帶著已是瀘定縣委干部的熱尼嘎瑪去了北京。熱尼嘎瑪貼在老團長耳邊,輕輕告訴他,父親和母親八年前已經先后去世了。

老團長聽罷,喃喃道:哦……難怪,剛剛夢到了他,又給了我一把盒子炮……                             

山西太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