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鄭曉龍:可看性與正能量缺一不可

來源:天津日報 | 何玉新  2020年08月11日07:06

鄭曉龍制作的經典劇《渴望》

鄭曉龍,1952生于北京,導演、編劇、出品人。執導《北京人在紐約》《刮痧》《金婚》《甄嬛傳》《羋月傳》《急診科醫生》等電視劇。曾獲飛天獎、金鷹獎、白玉蘭獎最佳導演獎。

印象

電視劇行業的拓荒者

作品永遠在風口浪尖

著名導演鄭曉龍最近熱點頻頻。第26屆上海電視節日前開幕,繼2004年、2009年后,他第三次出任白玉蘭獎電視劇評委會主席。此前他曾四度獲得白玉蘭獎最佳導演提名,其中在2008年、2012年分別憑《金婚》《甄嬛傳》獲得白玉蘭獎最佳導演獎。

首播于三年前、鄭曉龍執導的電視劇《急診科醫生》,在2020年從冬天一直被談論到夏天,半年內累計超3.5億播放量,被疫情擾亂生活的人們不約而同重溫,從中找尋慰藉心靈的片段。同樣出自他手,2011年的收視冠軍《甄嬛傳》,在“B站”又掀起了新一輪解讀熱潮,年輕人為這部劇剪輯制作了1.9萬余條視頻,總點擊量過4.5億次。由此可見,鄭曉龍的許多作品有兩個“不限定”──喜愛的觀眾年齡不限定,看了又看的時間點不限定。

有人說,鄭曉龍是中國電視劇行業的第一批拓荒者,也是電視劇發展的見證者,張國立曾對他感慨:“你總能踩在點兒上?!毖韵轮?,從國內第一部長篇室內劇《渴望》、第一部情景喜劇《編輯部的故事》、第一部境外拍攝劇集《北京人在紐約》,一直到引起轟動效應的《甄嬛傳》,鄭曉龍的作品幾乎在每一個時代,都能占據收視熱點??此魄珊?,其實也恰恰說明了鄭曉龍對藝術的敏感度和掌控能力。

同樣是在2020年,由鄭曉龍任總導演、李曉明任總編輯,反映“共和國勛章”獲得者事跡的重大現實題材電視劇《功勛》已進入創作階段,計劃于2021年7月播出,向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獻禮。

《功勛》通過“國家敘事、時代表達”的藝術手法,從不同角度、以不同形式的敘事,講述獲得“共和國勛章”的八位功勛人物──于敏、申紀蘭、孫家棟、李延年、張富清、袁隆平、黃旭華、屠呦呦的故事,呈現他們忠誠、執著、樸實的品格和矢志不渝、頑強拼搏、無私奉獻的模范精神。鄭曉龍還擔任了《屠呦呦》單元的導演,其他單元的導演分別為沈嚴、林楠、楊文軍、毛衛寧、康洪雷、閻建鋼、楊陽。鄭曉龍表示:“對于《功勛》,主創成員已有共識,不刻意拔高,忠實地塑造人物,把他們何以成為功勛人物、何以被國家授予至高榮譽的故事講好,把這個重大題材拍好,一定要讓老百姓看得進去、看得喜歡?!边@也是他一貫堅持的方法。

把電視劇拍得更好

價值觀端正,老百姓愛看

記者: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被稱為“風向標”,作為本屆評委會主席,您怎么看待這個獎的價值,今年有哪些新意?

鄭曉龍:這是一種雙向確認,人們從“白玉蘭”的選項里確認中國電視劇更好的模樣,而最終獲得“白玉蘭”品質認證的好劇,又貼合了觀眾的想象和喜好。我覺得“白玉蘭”的關鍵詞就是,老百姓愛看,價值觀端正,人物的刻畫真實而準確。

記者:您的電視劇曾參加過無數次評獎,您怎么看待評獎這件事?

鄭曉龍:獎項從來不是創作的唯一追求,廣大觀眾的認可、經得起時間的沉淀,這對創作者來說可能更重要。不是獲獎就是好作品,也不是什么高收視就絕對是好作品。大浪淘沙,歷史留下來的才是好作品。歷史會淘汰一些爛東西,十年后論成敗,經得起反復重播的才是精品。

記者:當下重大現實、重大革命、重大歷史題材已成為電視劇創作的主流,您也擔任了《功勛》一劇的總導演,您覺得這類題材怎么才能拍得更好看,更吸引人?

鄭曉龍:《功勛》是一部謳歌共和國功勛人物的獻禮作品,英雄、功勛、楷模,絕非“不食人間煙火”,他們就在人群之中,年復一年地奮斗著,只是當我們回過頭去凝視來時路,才發現他們完成了了不起的事,歷史選擇了他們,他們沒有辜負歷史。今天人們對英雄的認知比以前更寬泛了,比如英雄不僅是重大革命歷史事件中的人物,也可以是默默耕耘的人,他們在時代和人民需要之時做出了凡者不凡的事。我依然相信,把英雄當成真正的“人”來拍,是奏效的。英雄也是普通人,他們和所有平凡人一樣,有著生而為人的普遍情感,但他們身上也有著能成就功勛事業的特質,比如堅韌不拔的精神、敢于迎難而上的勇氣,這是人類共同向往的崇高精神。

記者:具體操作起來有哪些好方法?

鄭曉龍:找準選題、講好故事、推出精品,力爭拍出史詩般的作品。采訪、調研、創作、拍攝,所有的各個環節,都要去粗取精、反復打磨,深入人物的家庭、工作場景,進行深入采訪,還原真實、飽滿的人物形象,做到可看性與正能量的統一。我們不追求把每個功勛人物寫成長篇傳記,而是截取他們人生最華彩的一部分,做到主題突出、結構精致、人物性格鮮明、情節緊湊,既追求分組故事風格各異,又要實現整體的統一融合,讓廣大觀眾看得懂、看得進、喜歡看。

大浪淘沙后留下的經典

無不具備現實主義基因

記者:張國立曾經評價您總能踩在點兒上,幾十年來您參與的電視劇大多能獲得成功,是點兒踩得準嗎?

鄭曉龍:其實無關踩點兒準不準,這是現實主義態度在創作上的成功?,F實主義與現實題材不能畫等號。穿著時髦的衣服,穿梭于都市,只能表明劇是現實題材,但有的現實題材難免懸浮,或把職場拍成了愛情劇,或把生活拍成了偶像劇。在我看來,現實主義代表了一種對生活、對世界的認知態度,而這個態度是客觀、真實的。所以,現實題材未必具備現實主義態度,而現實主義創作可以不局限于現實題材。中國古典名著,但凡能稱精品的,其作者幾乎都秉承了現實主義的創作態度──有真實而客觀的描述,能誠實地面對那個時代的現實、那個時代人的特性,也因此能為后世提供認知的價值。拿《紅樓夢》來說,它被喻為“封建社會的一面鏡子”,雖說曹雪芹并不知道什么是“封建社會”,但他客觀真實地描寫了大觀園里那些人的故事,作品就能成為鏡鑒,后人就能看到他以現實主義態度勾勒出的人物形象、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社會的百態,也因此它成為精品,成為文藝的豐碑?!墩鐙謧鳌冯m是古裝劇,但我也是按現實主義的態度去拍的。甄嬛的一生是對封建帝王社會落后的等級制度、婚姻制度的批判,是飽含悲劇意味的一生,是在華服之下被人性枷鎖困住的悲慘生活。

記者:影視和文學一樣,經歷了現代派,后現代主義等潮流,如今看現實主義也沒有過時。

鄭曉龍:現實主義的永恒魅力,在于時代之真與人性之實的順利會師,越符合人性的真實,越會有人感同身受,因為文藝作品中那些光明的、晦暗的、游移的人性表現,跟生活何其一致,跟我們從過去到現在、再去往未來,也都是共通的。從荷馬史詩到巴爾扎克、雨果、大仲馬、托爾斯泰、狄更斯的作品,無不是大浪淘沙后被歷史留在人類文明史上的精品??v然隔著時間、空間,都能夠經得起考驗,被一代代世界人民認可、傳揚,因為這些經典中無不具備現實主義的基因。

記者:現實主義題材作品一是創作難度比較大,二是內容不太好把握,所以可能這些年電視劇中現實主義題材的精品不多。

鄭曉龍:中國大變革幾十年,題材最豐富,只要你關注老百姓,就不會缺題材。我們這些影視作品的編劇、導演,是擁有一定話語權的人,不可以只為掙錢養家糊口,我們是在創造精神產品,就應該有價值觀方面的要求,就應該有正確的歷史觀。拍戲要按生活邏輯而不是戲劇邏輯,和老百姓結合緊密的作品不會過時,脫離才會過時,觀眾也會選擇有正確價值觀,或者說有營養的作品。

醫療劇與現實密切相關

讓觀眾對醫護人員肅然起敬

記者:疫情突如其來,有網友翻出了《急診科醫生》重看,有很多感觸。

鄭曉龍:醫療劇與現實密切相關,讓觀眾看見醫生護士真實的生活,更看見他們無悔的付出,其價值正在于此。我其實很喜歡醫療劇,2001年就拍了《永不放棄》,播出后得了飛天獎。醫護人員是個神圣的、值得所有人肅然起敬的職業,醫院則是見證人類生命中重要節點的場所。用醫療劇反映人在生老病死面前的態度,同時為醫護人員寫傳,對于電視劇的創作者來說,不失為幸福的使命,因為電視劇首先是一門承載價值觀的藝術樣式,是能傳遞真善美、滋養人心的,其次才是面向市場的文化產品。改革開放初期我們就提出,電視是大眾媒體,是走進千家萬戶的,所以電視劇不為某一群人專屬定制,而是為最廣大老百姓服務,不問年齡性別、不論知識水平。從普通人的視角觀察,從平凡人的情感需要切入,你的故事越能觀照普遍的生活,就會被更多的觀眾接受。

記者:拍攝時您怎么教演員演戲?

鄭曉龍:主要是看他適合不適合,教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適合。我覺得演員演自己比較容易,所以你給他一個跟他本人相像的角色,他能夠得著的角色,特別重要。一個演員不是什么角色都能演的。所以要選演員,后期教那是工作的一部分,但如果前面沒做好,后期就特別費勁。

記者:您從中國電視劇的起步階段一直做到現在,您覺得最近這些年這個行業有哪些變化,前景如何?

鄭曉龍:現在我們有快速反映當下、記錄時代精神的時代報告劇,也有在沉淀一段時間后、努力以更深刻更藝術的手法來表現時代的作品。我們有長篇電視連續劇,也陸續展開了中短篇、單元劇的創作,甚至包括網劇在內,電視劇從業者以他們對歷史、對現實、對生活的客觀認知,在認認真真地為觀眾講故事。隨著時代變遷,中國電視劇的觀演關系進入到良性階段,觀眾的審美愈發接近生活的本真,中國電視劇的創作也步入了梯次更為豐富、表達形式更為多元的發展軌道。

“爆款”制造者鄭曉龍

三十年前拍電視劇不掙錢

但傳播真善美,社會效益驚人

我出生于一個軍人家庭,從小在北京的部隊大院長大,后來當過兵。1982年,我到北京電視藝術中心做編輯,那是中國第一家專業影視制作公司,當時叫差額撥款單位,國家每年撥款400萬元,但全體人員的工資需要700萬元,所以要靠拍電視劇掙錢發工資。那時中國電視劇剛剛起步,飛天獎設立了一個豐收獎,凡是年產量12集以上的電視臺,就可以得獎,因為那時中國的電視劇絕大多數都是一兩集的單本劇。

1984年,我擔任主管生產的中心副主任,組織拍攝《四世同堂》,28集,是中國第一部長篇連續劇。此前老舍先生為人熟知的作品是《茶館》《駱駝祥子》,電視劇播出后,這部小說成了老舍先生影響最大的作品。

那時拍電視劇也沒有賺錢的概念,電視臺雖然有廣告了,但依舊缺錢,各臺之間互換節目有一個交換價,每分鐘大約十幾塊錢,這筆費用有時會分給我們制作公司一部分,但遠遠不夠成本,如果想繼續生產,就得向上級打報告要錢,很困難。

有了第一部連續劇,又想做第一部室內劇,因為大伙知道這個成本低。1988年,我跟陳昌本、鄭萬隆、王朔、李小明,在薊門飯店吃著餃子,聊出了一位集多種傳統美德于一身的中國女性的故事,起了個名字,叫《渴望》。拍《渴望》花了102萬元,一共賣了50多萬元,連本兒都沒回來??墒巧鐣б骟@人,用萬人空巷形容毫不為過。1990年底在《渴望》的座談會上,專家評價說,這部劇找到了人民的審美理想,觀眾喜歡《渴望》,其實是在呼喚生活中的善良、真摯和溫情。

《渴望》之后,我手頭有兩個戲,《皇城根兒》和《編輯部的故事》?!痘食歉鶅骸放c《渴望》有些類似,我提出先拍《編輯部的故事》,因為一起玩兒的這群人大部分是作家,對編輯這個職業比較熟。我有一點和別人不一樣,別人想到了,但沒有平臺,我想的能實現,因為我主管生產。我們大家在賓館開會,設置角色,牛大姐、李冬寶、戈玲、劉書友、于得利、老陳,列出幾十個話題,分頭去寫。又選定了葛優,他那時剛拍完《頑主》。這部電視劇的收視沒有《渴望》高,但是重播率卻高于后者。姜文看了之后說:“電視劇還能這么拍?”要跟我合作,于是有了《北京人在紐約》。

1993年拍《北京人在紐約》,投資150萬美元,到美國實景拍攝。這部戲央視以五分鐘貼片廣告買斷了國內版權和海外版權,在此之前都是給稿費,給個幾十萬元算便宜你了。我們和央視共用版權,當時談的是十年,按刊例價,正好是我們投資的150萬美元。

創作《金婚》時,每集要找出一個話題,開頭、結尾、矛盾、沖突、起承轉合,爭取把婚姻問題一網打盡,而且主人公不能離婚,離婚再復婚就不算金婚了。編劇王宛平經常寫不下去,就召集十幾個人一起開會,每人貢獻自己的生活體驗?!督鸹椤吩诖筮B的單集收視率達到了28%,在北京播第42集時超過20%,一般超過10%就算熱播劇了,最終成為2007年電視劇收視的冠軍。

當年在北京電視藝術中心時,大家掛在嘴邊的有一句話──電視劇人是“松土”的。這是什么意思呢?人性的復雜是生命的真相,一部電視劇未必能撼動人、改變社會,但我們可以傳播人性中的故事,讓觀眾對社會、對人性有更充分的認知。在了解之上,更好地建設社會、溫暖人間,最終達到傳播真善美的使命,起到“松土”的作用?,F在這樣的話依然適用。

山西太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