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做動畫收入低,難回本?白玉蘭評委揭秘動畫行業

來源:上觀新聞 | 鐘菡  2020年08月10日08:33

動畫片是給孩子看的嗎?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動畫電影的創新敘事與情感表達”論壇上,皮克斯動畫工作室首席創意官彼特·道格特曾說,兒子的呱呱墜地讓他開始關注“心靈”,才有了后來創作的動畫電影《心靈奇旅》。

白玉蘭獎動畫片評委、中國知名動畫人王雷做學齡前動畫劇集《毛毛鎮》的契機,同樣是因為兒子的出生?!拔蚁胱鲆徊拷o他這一代孩子看的動畫,并且希望能讓父母和孩子一起看?!?/p>

本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10部入圍動畫作品中,既有來自法國、英國、美國、日本等國的新近爆款,又不乏當下原創國漫的頭部IP,它們的手法多元、風格多樣,受眾年齡跨度也很大。

“入圍作品中差不多一半是網絡動畫,針對兒童和成年人的動畫平分秋色?!蓖趵渍J為,這些作品體現出動畫行業的新變化,見證著動畫這種藝術門類的“破圈”之旅。

不管大人小孩,最重要的是故事

“讓人耳目一新?!蓖趵追Q贊這次入圍白玉蘭獎的動畫片。打開片單,有改編自同名漫畫的熱門日漫《鬼滅之刃》,有陪伴許多80后成長的經典IP新作《巴巴爸爸之歡樂一家親》,有中國原創國漫成功“出?!钡目付χ鳌段榱咧顝姲l型師》,以及當下孩子們最愛的“網紅”《大魔術師賽迪》《咻咻的奇幻之旅》。不管最終獎項花落誰家,這些動畫精品帶給觀眾的歡樂和想象,深深烙印在一代人的情感記憶中。

本屆白玉蘭首次將網劇納入評獎范圍,動畫作品同樣如此。在王雷看來,放寬播放渠道限制,對于動畫而言意義更大?!半娨暸_的經營模式更多針對以兒童觀眾為主的動畫,很難看到成人向的作品。今年差不多一半作品來自網絡,體現出動畫行業傳播媒介的變化。這也使得今年入圍動畫作品風格多元,整體上非常多彩?!?/p>

今年入圍作品還體現出二維和三維動畫合流的趨勢。王雷很喜歡《咻咻的奇幻之旅》,這部作品將二維和三維做了很好的融合。在題材上,出現了《冰海戰記》這樣基于維京民族文化歷史再創造的“另類”嚴肅日漫,可見當下動畫選題的廣泛多元。

不過,不管是做什么題材、什么形式,王雷最看重的還是故事。 “動畫片要思考怎么把故事講好?!北热纭哆葸莸钠婊弥谩分v了一個小貓頭鷹的溫暖故事,富有詩意,全片幾乎沒有臺詞,很適合兒童觀看,也適合成人觀眾。

《咻咻的奇幻之旅》是一部學齡前動畫,這種“老少咸宜”的講故事能力讓人想起在中國風靡許久的《小豬佩奇》。王雷做過的學齡前動畫《毛毛鎮》,同樣深受孩子們喜愛。學齡前動畫打開市場有何秘訣?王雷表示,俄羅斯兒童文學家朱可夫斯基的一段話對自己影響很深:“我們不能小看兒童,如果把成年人丟到陌生星球,可能要花五六年時間去理解和掌握這個星球的語言和行為規范,但兒童是很聰明的,他們的智力和學習能力超乎我們的想象。所以,我們為兒童寫故事時不能俯視他們,而是要平視,像朋友一樣去溝通,我們擁有的只是時間的優勢,而不是人格和智力的優勢?!?/p>

做《毛毛鎮》時,王雷始終以“低姿態”和觀眾溝通。他在作品中還使用了《牛仔很忙》《聽媽媽的話》等大量周杰倫的音樂,吸引孩子們的父母一同觀看,產生共鳴?!白鰞和瘎赢?,一定要蹲下來?!?/p>

《熊出沒》從費里尼手里搶觀眾,奇怪嗎

當下,國內也出現了所謂的“成人動畫”,繼首部自分級動畫《大護法》后,近期上映的《妙先生》也提示13歲以上觀眾“解鎖”。導演李凌霄回應稱,片中通過設置“殺好人,救壞人”的極端情境,戲劇化呈現了殘酷的“人性實驗”。對此,13歲以上觀眾有更多生活經驗去理解思考。不過,《大護法》《妙先生》的口碑、票房并不如人意,這是否意味著成人動畫在國內的市場前景遠不如兒童動畫?

“接受度不高是作品本身的問題,當下中國動畫片成人觀眾越來越多,尤其是以90后為主力,他們看動畫的時間超過電視劇。觀眾早就就位了,要看有沒有好的內容提供?!蓖趵渍劦?,去年,亞馬遜出了一部網絡動畫劇集《Undone》(中譯:未了之事 ),這是一部高分成人動畫,它像一部真人影視劇一樣探討記憶和人生感受,需要有一定生活閱歷才可以欣賞,對于當下的中國成人動畫也有不少啟發。

上海國際電影節上,一篇拿費里尼的《八部半》去換《熊出沒》電影票的網絡帖子讓許多人大跌眼鏡。這種微妙的魔幻現實主義感,似乎讓人看到了動畫片與真人電影“搶觀眾”的實力,以及動畫的觀眾群體所在?!爱斚轮袊膭赢嬘^眾群體以親子和年輕人為主,但我覺得還不夠,這兩個群體外,國外動畫觀眾還有許多其他人群,會和電視劇、電影人群有更復雜的重疊?!辈贿^,他并不贊同改變“動畫片給孩子看”的理念,中國動畫才能真正崛起的說法?!皣栏褚饬x上來講,動畫不是一個片種,很難界定觀眾在哪里?!?/p>

在他看來,兒童觀眾和成人觀眾不是非此即彼,在美國、歐洲、日本等動畫產業較發達的國家和地區,盡管有不同的側重,但動畫是面向全年齡的產品?!拔覀冃枰抖嗬睞夢》,也需要《愛死機器人》,動畫需要針對不同年齡段細分市場。動畫也是講故事,無論是小說、電影、電視劇、動畫,都來自于人消費故事的精神需求,從未來趨勢看,中國動畫的潛在市場會越來越大,未來的競爭可能不是來自真人實拍影像,而更多是和短視頻以及以敘事為主的游戲來搶市場,但不妨礙一些跨界交叉發展?!?/p>

《熊出沒》能“搶”過費里尼,放在全球來看也許并不奇怪。好萊塢六大電影公司的格局已經演變為迪士尼獨占半壁江山,而迪士尼正是從動畫起家?!爱斚履贻p人花在游戲上的時間可能比電視劇要長,動畫虛擬影像的基礎和游戲是相通的,使用的軟件也和游戲接近,未來動畫可能會和游戲、VR有許多交叉合流,我對動畫的前景非??春??!?/p>

“回本”不能只靠發行,要注重衍生環節

近年來,《一人之下》《刺客伍六七》等國漫作品破圈突圍,《哪吒之魔童降世》創造票房神話后,今年又有多部國漫電影上映或定檔,不禁再度引人發問——國漫春天要來了嗎?

“這取決于我們怎么定義春天”,王雷說,“和我剛開始學動畫和進入行業時相比,現在已經是春天了,甚至快到夏天了?!彼貞?,2005年、2006年時,全國動畫制作機構屈指可數,人們提起國漫往往冠以粗制濫造等負面之詞,甚至不屑一顧。

當下,中國動畫已經取得長足發展和進步,但王雷也坦言,國漫在奔向春天的道路上,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盈利和回收模式?!霸趪?,不管是兒童動畫還是成年動畫,幾乎沒有只靠發行來賺錢的。最典型的如迪士尼,它的主要營收來源是主題公園和衍生產品,上下游產業鏈條貫通,形成了一個相當良性的機制,能夠持續從內容出發,用五年、十年完成成本回收?!碑斚?,中國也有一些較為成功的探索案例,比如“熊出沒”有了自己的主題公園,奧飛的玩具做得非常出色,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同樣在授權衍生上有不錯的市場拓展。在王雷看來,這些都是很好的方向,需要行業內學習?!按蠹抑杂X得生存艱難,因為很多同行把動畫產業理解得過度簡單化,好像埋頭做完片子,用高過成本的價格賣掉就可以了。在動畫產業良性運轉的國家,形成了相對穩定的營收模式,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我們應該注重動畫的下游衍生環節,打通后面的渠道?!?/p>

《妙先生》導演李凌霄曾就“動畫從業者月薪”問題坦誠回應,“不同項目的情況不同,就我而言,雖然入行6年,但月薪還不足五位數”。動畫導演“月薪不過萬”引發網友熱議。

“在北京等生活成本高的城市,月收入兩三萬元的年輕動畫導演也有不少,但不能想著靠動畫一夜暴富。動畫從誕生到現在,就是一份收入普通的工作。不光是中國,在其他地方,動畫都是幕后工作,沒有聽說做動畫發財的,不要對它抱有不切實際的期待?!蓖趵资侵袊鴤髅酱髮W動畫與數字藝術學院副院長,多年從事動畫教育,他寄語中國年輕動畫人,“最重要的是保持對行業的熱愛和初心,雖然現在可能不是那么完美,但動畫是一個特別愉快的事業。我不太認同有同行叫苦,做動畫其實很愉快、很有趣,每天都有新的挑戰。不要忘記自己最初為什么選擇動畫?!?/p>

山西太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