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羅陽:“翻譯的使命是溝通和交流,為讀者服務”
來源:人民日報 | 于 洋  2020年08月09日12:17

作為最早與新中國建交的國家之一,羅馬尼亞曾涌現出一批久負盛名的“中國通”。一代又一代漢學家和翻譯家將大批優秀的中國歷史和文學作品介紹到羅馬尼亞。獲得第十三屆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的羅馬尼亞翻譯家揚·布杜拉(中文名羅陽)就是其中之一。作為一個生在中國、長在中國的羅馬尼亞人,羅陽口中和筆下的中國不僅僅是故鄉,更是精神和心靈的居所。

“我到中國有一種回家的感覺”

羅陽與中國的故事從一開始就很特別?!拔以诒本┏錾?,在北京讀書,觀念和思維方式都深深地刻上了中國印記?!绷_陽說。他的父母是新中國接收的第一批羅馬尼亞留學生。1950年,羅陽的父親羅穆魯斯·揚·布杜拉(中文名羅明)、母親安娜·布杜拉(中文名薩安娜)與幾位羅馬尼亞青年一道,從布加勒斯特出發,踏上了前往中國的火車,來到北京大學學習,從此注定了他們一家與中國的緣分。

上世紀50年代,羅陽和姐姐在北京的胡同里出生。談起對中國的感情,羅陽滔滔不絕:“中國的色彩、聲音、味道……都深深印在我的腦海里,成了滋養我生命的源泉,也是我工作的動力?!?/p>

后來,羅陽跟隨父母回到家鄉羅馬尼亞,直到上世紀80年代,他重回中國,來到北京語言學院(現北京語言大學)讀書。再次回到中國,雖是故地重游,卻充滿了新鮮感?!叭藗冇绕涫悄贻p人求知若渴、渴望交流的精神風貌讓我印象深刻?!绷_陽回憶道。當時,他結識了許多中國朋友,大家一起談文學、美學,聊世界、談中國,這既是羅陽青春年少時的美好回憶,也是中國朝氣蓬勃的模樣。

畢業后,羅陽成為一名專業翻譯,同時在《中國畫報》擔任編輯并長期從事中文圖書推廣工作。在中國期間,羅陽乘坐綠皮火車到中國多地旅行,他看到了中國的廣袤和多姿多彩,也了解到中國的歷史和國情。他還在中國拜師學藝,成為最早在中國說相聲的外國人之一。

如今,羅陽雖大多時間在羅馬尼亞工作生活,但談到中國的城市和風土人情,他依然念念不忘:“西安的城墻、大理的云彩、青島的棧橋……這些畫面經常在我的腦海里浮現。很多時候,我到中國有一種回家的感覺?!闭劶爸袊鴰资陙淼淖冞w,羅陽深有感觸:“過去40年,中國社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中國文學也發生了變化。我現在每年都要到中國去,體驗和感受這些變化。作為一名翻譯,離開了語言環境,離開了對社會的感受和觀察,是很難成功的?!?/p>

“我覺得所有辛苦都是值得的”

近40年來,羅陽在傳播中國文化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他曾為50多個代表團做翻譯,撰寫或翻譯的有關中國和羅馬尼亞的文章已有60多篇。多年的積累,羅陽對翻譯工作頗有心得,他說:“翻譯工作就像收音機調頻,最初只能聽到雜音,之后隱隱約約出現人聲,再調到位就聽得十分清楚了?!?/p>

2019年,羅陽參與翻譯的《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一卷、第二卷羅文版產生廣泛影響?!拔铱梢院茯湴恋卣f,翻譯完這本書之后,我對中國的認識又深了一些?!绷_陽說,這次經歷是一次學習和提升過程。

談及參與翻譯這本書的初衷,羅陽說:“當今時代,世界取得了長足的發展進步,也出現了許多前所未有的問題和挑戰。全人類應該共同思考解決辦法,一起用理性和遠見來尋覓和推敲可行的答案。這本書總結了很多經驗,也提出了很多見解,對全世界都有借鑒意義?!?/p>

羅陽認為,對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而言,其首要任務就是改善人民生活,讓人民安居樂業,讓人民有希望?!胺g完這本書以后,我對我們所生活的世界多了一份希望?!绷_陽的語氣坦誠又真摯,“翻譯的使命是溝通和交流,為讀者服務?!?/p>

在參與翻譯《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的過程中,羅陽對每一個環節都精益求精。從翻譯、校對到封面設計、紙張選取,他都積極參與、親力親為。在他看來,這不僅是他的工作,更是他的熱情所在,他想要為心中熱愛的中國做些事情。羅陽說:“這本書的羅文版出版后,在羅馬尼亞和摩爾多瓦都得到了很好的反饋和評價,我覺得所有辛苦都是值得的?!?/p>

“漢字總能觸碰到我內心最柔軟的部分”

目前,羅陽在羅馬尼亞國際廣播電臺擔任節目制作人,他的主要工作從翻譯逐漸擴展到對中國文化和文學的研究上。

“過去幾十年,漢語的詞匯越來越豐富,有些語法也發生了變化。在這樣一個大變革的時代,一定會涌現出更多優秀的文學作品,以小見大地展現這個時代的變化,我對這樣的文學作品充滿期待?!绷_陽認為,近年來,與中國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相比,文學仍有很大發展空間,他期待更多中國優秀文學作品涌現出來,介紹給全世界的讀者。

“我很喜歡錢鍾書先生的小說《圍城》,希望未來幾年能多翻譯一些這樣的中國名著名篇。很多作品都要在有一定的人生經歷和體驗之后才敢動手翻譯,我覺得我已經到了那個年紀?!绷_陽說,現在羅馬尼亞有很多年輕人都對中國感興趣,也有很多人在學習中文,他希望年輕人對中文的學習不應僅局限于交流,而需要更多地理解中國文化和文學。

“我如今已經60多歲了,現在每次到中國都有一種‘少小離家老大回’的感覺?!绷_陽說,“我與文字打了一輩子交道,漢字總能觸碰到我內心最柔軟的部分。有時候,我在飛機上看到中國的藍天白云、山川大地、田野鄉村,都有一種恍惚感,分不清楚哪里是故鄉,哪里是他鄉?!?/p>

如今,羅陽的兩個女兒羅玉娜和羅玉琳,也都在學習中文,羅家與中國的故事等待著第三代人繼續寫下去。

訪談更多

?詹丹:我們應該怎樣重讀《紅樓夢》?

而肌理,確實深入到了小說局部,如您所說,探究肌理,其實是側重于對小說細節形成的文學質感的把握。使用“肌理”這樣的詞語,其實是暗示了文學作品的有機特性。

山西太原11选5